歪趣

换新猫砂后守着屎盆子

可否借我一双慧眼

可否借我一双慧眼,看清2016院线上映的烂片!
上半年看的电影不多,却几乎踩雷,基本智商都不在线,只有少数动画电影逻辑与智商感人。
今天这卷土重来的是段子手写的剧本吧!

一个资深拖延症患者的救赎日

4月3日对于我这资深拖延症患者而言,是意义重大的日子。

尤其是我多年挣扎在战拖前线,也有过放弃和自我厌弃的时刻。

自从我知道拖延症这个词汇开始,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小学时总是喜欢拖到睡觉前一刻才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含泪赶完,久而久之地演变成了太难的太繁杂的事我总喜欢堆到最后一刻灵感大爆发式完成。原来我是一名拖延症患者。

所以在4月3日这一天,我突然福至心灵般地一口气读完了两本书,难得的高效对于有着严重拖延症的我是多么地意义重大。

在此趁着这股热乎劲尚未冷却,来做一篇读书笔记,关于——约翰·佩里的《拖拉一点也无妨》。

这本书是我在两年前大学毕业前夕买的,为的目的就是能好好理清战胜拖延症的方法,同时期还有那时老师推荐的《佐藤可士和的超整理术》,只是后者在本地的图书城都均未找到,也想着网购算了,但却总忘记——直到2015年的年底才入手,然后2016年一月份因为进了一个读书打卡群,才终于读完。而萌教授的《拖拉》这本书,在刚买那时候确实看了几章节,也按照里面的小方法实践,可如果真的有用我也不会直到15年才买到14年就想买的书了吧。

总之,直到16年,是终于把14年要读的书给读完了。

《拖拉一点也无妨》这本书,我在经历一开始的失败后觉得没什么用,也是那之后一度地放弃治疗,可是时至今日拜读完成,才明白果然做事不可半途而废、也不能断章取义,我误解这位萌教授作者了,人家压根就不是为了战拖而写这本书的,只是为了安慰同类型的拖延人士。

但有时你觉得没用的知识,可能真的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你。只是我们做事有时太过急功近利,总想着快点看到成效,可是却忘了自己本身就是拖延人士,如何能用正常人的效率来作对比呢?因此此书中对于拖延症的心理剖析也只是缓慢地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地改变着我。

直到近日,我才发现我已经很久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拖延症患者了,但这并不代表我已经完全改掉这个毛病,而在在拖延某些事情的时候,我不会在感到沮丧、难过和不安了。而是在完成一些看似眼前需要完成的大事(但实际并不是)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原本雄心壮志要干的事,一件也没完成。

这和这本书的作者总结的一样。

但那些所谓的“大事”,还真的能有几分满足感,令我在完成的同时感觉到这是充实的一天,萌教授在书中提到一种方法,是将复杂的、不想干的事拆分成简单的小事,一件件地轻松完成。

例如:我在连续的阴雨天气后,好不容易引来了一个大晴天,这时我有一盆衣服,就不得不趁着太阳下山前全部洗完。

可是当我看到那个量——一盆子时,我就会胆怯,不想做。

然而不行,太阳还等着呢!

(当然会有人说还有洗衣机呢。而我只想说,我们家不用洗衣机,并不是没有洗衣机,我们家的阳台上有着一台崭新的洗衣机,只是买了好几年,在刚买来的时候用了下发现它在洗的时候会“乾坤大挪移”,当时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洗衣机后面的三个固定螺栓卸下来就可以了,可是就这样一件小事也是拖到今年才搞定的。)

为了解决不想洗衣服,却又不得不洗的情况,现在的我会在心里为所做的“大事件”进行拆分排序:

1.在洗衣服前,我在房间内走动,找出要洗的衣物,分类哪几件可以一起洗,那几件需要单独洗。整齐分好;

2.衣架的数量对照衣物的件数挂在晾晒最方便拿去的位置;

3.那洗衣液和脸盆;

4.拿出ipad放音乐、电影、电视剧或者有声小说,总之,洗衣服时耳边听点什么,让洗衣服这件事变得稍微有趣。

5.最后就是按照之前的准备,开始逐步洗衣服,中途我还可以顺便浇浇花,洗洗阳台什么的。

虽然前期的准备磨蹭了点,浪费了点时间,但我至少在太阳下山之前就洗完衣服了!!!

除了上述的方法,我最近也有额外的心得,就是在心里或者日历的近期的待办事项清单上添加重要等级同等的事情,如:减肥、为考研做准备、学习英语、烹饪、早睡早起等。

在重要程度相同的事项面前,我的选择除了“不想马上做的事情”还有“想马上做的事情”和“可以马上做的事情”,如果这时的心情让我选择都不太想做,那么最后一条就会变成最佳的选项。

而且早睡早起不仅有利于身体健康,还能消除相随多年的黑眼圈,重新调整不良的作息时间,因此就会使得白天的空闲时间增加→办事效率有所提高→完成度变高→可以有意识并有意愿地减少上网时间→闲置时间又增加→此时让你犹豫和选择做其他事项的时间也多了一点→完成多任务的可能性增大→成就感增加→带着满足感早睡……如此可以渐渐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即使有了上述的这些小方法,我不得不承认我依然是一名拖延人士,但如今却不会过分在意我拖延了哪些事,而是关注我完成了哪些事,然后继续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青春是挽不回的水,转眼消失在指间。